相关文章

乘风破浪的打捞 湘江“美容师”十来天打捞水面垃圾近120吨

早上6时,龚平锋和队友在江面上巡查,他警惕地盯着江面,手里的打捞网随时准备捞起江面漂浮的垃圾。

穿着雨裤清理完岸边的垃圾之后,彭友池就着江水洗了把脸。

转运垃圾的履带经常会被树干卡住,徐德明只能用手去清理,以保证履带正常运作。

一段有三四米长的树干卡住了趸船的锚索,四个队员合力将树干拔了出来。

在一处清理干净的水面上,龚平锋和队友稍作休整,水里卷起的干净浪花仿佛在向他们致谢。

这是肖桂生的手,工作6个月,他的手上已经磨出了厚厚的茧。

湘江“美容师”十来天的打捞清洁后,江面清爽,一艘冲锋舟从银盆岭大桥附近的水面疾驰而过。

  图/长沙晚报记者 黄启晴 余劭劼

  文/长沙晚报记者 唐朝昭

  执长杆,挥大网,他们乘风破浪,来回在湘江长沙段进行打捞作业。他们捞的不是鱼虾,但正因为他们貌似无所收获的辛勤打捞,其他人才能在湘江打捞到肉质鲜美的鱼虾。

  “走,上船。”7月13日清晨6时,徐建平和湘江水域保洁打捞队的工友们在湘雅路口的江边码头解开船绳,开始一天的工作。

  今年,长沙汛情凶猛,湘江水位超历史极值。洪水退去后,长沙城区道路迅速被冲洗干净,市容一如往常。

  穿城而过的湘江也正忙于恢复“容颜”。随着水位的回落,江面趋于平稳,仍然浑浊的江水裹挟着大量岸边和上游冲来的漂浮垃圾,和以往的秀丽模样大相径庭。

  7月7日,湘江长沙段正式退出警戒水位。8日起,湘江水域清理打捞工作立即展开。

  8条打捞船和16个人,这支水域保洁打捞队是黑石铺大桥至三汊矶大桥22公里湘江江面的“美容师”。

  徐建平是这支打捞队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湘江浏阳河入口、北辰三角洲、开福寺路口、杜甫江阁等回水湾是湘江江面垃圾的积存点,也是重点打捞地段。

  13日上午8时,打捞队派出4条船前往杜甫江阁北段的一处垃圾集中区域进行打捞作业。记者在现场看到,由于趸船缆绳交错,大量垃圾被滞留在此。岸边情况复杂,打捞队派一条船靠近,先人工将缠绕的垃圾一点点打散,再由机械船在百米远的下游“接收”。接近10时,这处垃圾才被彻底清除。

  泡沫、空瓶、树枝是江面漂浮垃圾的主要组成。通常,打捞员们用打捞网可以处理大部分常见垃圾。但洪水将不少大型树干冲入江中,成了水域清理的一大难题。当天,驾船兜了好几圈,4位打捞员才想方设法将一截三四米长的树干打捞上船,将其锯成数段,和其他垃圾一起堆放在船内。

  打捞员就这样和散发着异味的垃圾同处在一条船上。垃圾积满后将被运上岸,由环卫垃圾中转车统一运走处置。

  打捞垃圾的动作看起来简单,但在摇晃不止的打捞船上,一般人站稳都很困难。手持打捞网站在船头的打捞员徐德明和姚卓夫却“如履平地”,一路专注清理,满头汗也顾不上擦。

  比起人工船,装有传送带的机械打捞船效率要高很多。“但是人工打捞船使用率还是更高些。”因为吃水深度有一米多,机械船很难靠近岸边清理。

  记者在打捞船上看到,目前湘江流速仍然很快,打捞员们不时互相提醒留意水下暗流,注意安全。

  因为要求熟识水性,这些打捞员大多来自长沙望城、益阳、岳阳的湖区。在湖南这场特大洪水中,他们中不少人家中也遭遇了洪灾。54岁的龚平锋来自岳阳华容县,在家乡曾当过8年村支书,参与过1998年的那次抗洪救灾。今年,他家中的田地、菜土都被洪水淹没,房屋也差点进水,所幸家人无恙。“清洁打捞任务重,还没来得及回去。”

  记者了解到,平日他们每天打捞垃圾的数量在2吨左右,到了汛期,这个数字要翻上几倍。据城管部门统计,7月8日至18日,湘江水域保洁打捞队共从长沙主城区22公里湘江水面清理打捞漂浮垃圾近120吨。